主页 > 男生频道 >

皇后精分后走上妖后路子沈清欢秦煜珩免费在线全文阅读

发布时间:2022-01-14 16:42:55 作者: 丐小乞 来源: zzy
皇后精分后走上妖后路子沈清欢秦煜珩免费在线全文阅读

《皇后精分后走上妖后路子》小说免费在线阅读

殷红的血滴答滴答的打在地上,沈清欢咬了咬嘴唇,忽然牵起了男人的手,从怀里拿出一张绣帕,小心翼翼的覆在男人的掌心上。

陛下,臣妾没有想寻死,只是突然觉得这支金簪和臣妾的肤色不太相称,想换一只玉簪,所以才取下来比一比颜色,没想到竟害得陛下龙体受损,臣妾该死。

她低头细细的包扎着那道还在不断渗出血的伤口,接着道,不过陛下怎会此时出现?平日里这太华宫您几乎未曾踏足,今日却

却一天来了三回,快赶上吃饭的频率了。

秦煜珩垂眸看着那低着头一脸纠结的女子,想抱住她,想好好同她说自己对她的情意,但眼下

他突然冷冷的抽回了手,表情淡漠的看向沈清欢:行了,不用包扎了。朕不过是路过罢了,皇后莫要多想。

沈清欢紧紧蹙了蹙眉,看着男人握紧了拳头朝门口走去,心一横冲着他的背影道:自臣妾入宫以来,陛下从未在太华宫留宿过,陛下可曾想过在这后宫之中得不到圣眷的女子日子过得有多艰难?即使臣妾是个皇后又如何呢?珩哥哥就当真一点都不心疼我吗?

男人的喉结突然微微动了动,转过身来大步走向沈清欢,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热烈情欲。

他同沈卿欢青梅竹马,自小便是听这丫头喊他珩哥哥长大的,只是如今时事变迁,再次听到她这样喊时,没想到两人之间会是这番处境。

沈清欢还未能回过神来,便被男人死死抵在墙上,径直吻住了她。

不知持续了多久,秦煜珩终于放开她,眸子里的情欲却丝毫没有退散,那只大手缓缓抚上她的腰肢,低声开口:那我今夜便宿在卿卿这里可好?

不好!

沈卿欢在脑海深处发出咆哮,看来是被逼的狠了,一个向来温婉持重的女子竟也会吼人。

沈清欢掏了掏耳朵,其实她也不愿侍寝,方才做出这般态度,不过是为了向沈卿欢证明,这个秦煜珩心里是有她的,好安抚一下她的情绪,不让她继续哭哭啼啼罢了。

若是今夜真是发生了点什么,恐怕沈卿欢能哭上一整夜。

她想了想,面色忽得一红,可可我今日来葵水。

秦煜珩也冷静了些许,放开沈清欢,轻轻在她额上印了一吻。

他看着女人娇弱的身躯,像是琉璃做的一般,美丽却易碎。想到明日将会发生的事,心里不禁涌上一丝愧疚和心疼,她明日能否受得住那样的打击?

好,那朕改日再来陪你。

沈清欢看着男人走出房门,觉察到男人眼底那一丝几不可查的痛意,和微微发红的眼眸。

这是什么意思?

你看吧,他心里有你,只是一直碍于宫中人多口杂,不敢在明面上宠你罢了。沈清欢说。

沈卿欢的语气却有些凄然:既是如此,他又为何非要我进宫呢?说到底,我不过是几个皇后人选里他比较中意的那个,也是用起来最顺手好拿捏的那个罢了。你不必再这般向我证明什么,我同他青梅竹马十数载,自问够了解他,再多试探下去,只会让自己心寒罢了。

沈清欢不禁默然,许久才嗯了一声:我行,我答应你,不招惹他,但是有时候也需要适当装装样子,你才能在这深宫中活下来,便是你不想活,也好歹想想你的家人吧?她们看你这般任人欺负,该有多心疼呢?

那,倒是可以的。

沈清欢心里终于轻松了些,躺到床上思索起刚才秦煜珩的神情来,暗自琢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毕竟按照她看过的游戏大纲,苏相很快就会倒台,但是她那个父亲,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,用沈卿欢的话说,就是一个将女儿当做棋子的父亲罢了。

翌日一早,宫人才将推开房门,门外突然传来一道不怀好意的笑声:臣妾来给皇后娘娘请安。

沈清欢才从被窝里爬出来,眼神都是直愣愣的,就看见宁嫔好整以暇的站在门外,突然冲她勾唇讽刺一笑:方才在朝堂上,苏相上奏,说沈南御结党营私,现在沈家已经被查抄,你父亲和母亲,都已被打入天牢!

这个宁嫔,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,这种幸灾乐祸得罪人的事,当事人越贵妃都没想着来落井下石,反倒是她,起个大早只为来看沈清欢的笑话。

被越贵妃当了枪使还不知道呢。

宁嫔看着沈清欢垂着眸思索的样子,忽然勾起唇戏谑一笑:不过,看在你我也算姐妹一场的份上,你要是跪下求我,我倒是可以帮你给圣上传话,让你去天牢看一看他们。

我跪你妈!

沈清欢笑了,抬手便是狠狠一耳光扇到她脸上,力道大得让宁嫔一个趔趄,径直摔在了地上。

沈卿欢,你,你怎么敢你一个冷宫废后

什么废后?沈清欢愣了一瞬,想起刚才听说原身家里的事,心里有个大概猜测,但圣旨未到,她就还是正正经经的中宫皇后。

她狠狠扯起宁嫔的头发,,将她的脑袋朝着柱子上撞去,狠狠说道:你看本宫敢不敢!

沈卿欢,你疯了!宁嫔的眼神骤然变得瑟缩,看着女人嗜血一般的双眼,突然觉得后背升起一股凉意。

沈清欢看着她额前那一道汨汨渗着血的红痕,和女人脸上惊怒瑟缩的表情,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冷凝笑意。

她一把将她丢到地上走出太华宫,看着那一众太监和宫女厉声开口:本宫要面圣!

皇后娘娘,陛下已经下旨将您打入冷宫。

领头的太监看着沈清欢披头散发,眼神冷厉,又看见宁嫔那副狼狈情状,不由得脊背一僵:您,您还是

陛下到底还没有下旨废后,现下皇后娘娘似乎像是又犯了疯病该怎么办才好?

打入冷宫?

沈清欢嘴角的弧度愈发森寒,黑发在风中狂乱飞舞,那一袭红衣鲜红如血。

本宫手中,有苏相的罪证,我沈家,是被冤枉的!

她径直拔下头上那只金簪抵在自己脖子上:陛下若不见我,我便以血谏陛下,让天下看看,这普天之下,可还有公道可言!